一個女生的志願:「我要做個好老師,我夠專業嗎?」

小時候常以為做老師是「作育英才」,能將小孩應學的知識教授便是,不過現在的老師被家長「定義」為:要提高孩子的競爭能力。「專業」一詞,大家定義不一。年輕老師因此常懷疑自己力有不逮,憑一腔熱血,修讀了相關學位,就是一位「專業」的教師嗎?

撰文:Yukey|相片:部分由受訪者提供

「我是個好老師嗎?」

這個香港少有的高個子女生,額前的瀏海剛及眼眉,兩顆酒窩縱然沒伴隨笑容依然吸引,淺笑後更覺明顯。眼前的Agnes是一位老師,單憑外表,你也許已可猜中她在幼稚園工作。跟她說了好幾句話,比一般人多的助語詞,加上重複問題然後自問自答的泰然:「唔…你問我覺得自己 算不算一位好老師嗎?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好老師呢,哈哈哈。」半尷尬半害羞的Agnes在本能反應下掩嘴大笑,筆者忽然覺得,孩子在雙眼頓成腰果狀的她保護下成長,一定非常幸福。

a1.jpg
幼稚園是學習生涯中最沒壓力的階段,Agnes 想要跟他們創造最美好的回憶。

我的志願是…老師!

跟許多小朋友一樣,Agnes從小立志成為老師。家中的哥哥妹妹,還有附近的鄰居,都是她的學生。「我還會擬定練習,要他們做功課!」Agnes舉起食指強調。在香港緊迫的教育制度下,她那小小的夢想幸運地沒被磨滅。為增加自己入讀教育系的機會,Agnes把所有教育系課程,包括學士、副學士及高級文憑課程都填到Jupus(大學聯合招生)表單上,25個選項,百分之一百都是她想要成為老師的希望。皇天不負有心人,Agnes如願進入香港教育學院(即現時的香港教育大學)修讀幼兒教育,從實習至今,已累積了五年幼兒教育經驗。

a2.jpg
把日常生活帶到小朋友的學習裡,是 Agnes 的教學中重要一環。

旁人眼中的專業

旁人看來,幼稚園老師比一般老師輕鬆,也許只是做做圖工,跟孩子們說個故事唱首歌,一個上午過去與小朋友小睡一會就下班了,談得上專業嗎?「坦白說,課程學到的,工作上未必用得著;工作上遇到的,課程中也從未提及。」Agnes一臉認真地說。如果專業要跟課程內容掛鈎,Agnes專業與否確實值得商榷。但五年過去,Agnes遇過因父母離異而學習動力大減的孩子,遇過無法相信冰糖擁有甜味的學生,也遇過校內安靜如小鹿、校外卻會大叫大嚷的小朋友,每個故事都獨一無二,處理手法也大相逕庭,經驗有讓她變成「專業」嗎?

a3.jpg
孩子喜歡有魅力的老師,Agnes 的魅力大概是來自她的投入與常掛臉上的笑容。

家長眼中的專業

「幼稚園是人生中最沒壓力的學習階段,我作為老師可以為他們製造許多不同的回憶。」學校跟Agnes的教育方針相似,讓她能盡情將生活知識帶給猶如白紙的學生:「學校『容許』學生不識字,這點特別令我感恩。」在Agnes眼中,學生懂自理及獨立最為重要:「相比認字 ,我們更希望小朋友能提高生活自理能力。N班的小朋友每十分鐘便需要一起上廁所一次,目的為減少依賴尿片。」

a4.jpg
Agnes 認為培養幼兒獨立及自律最為重要。

以為「戒片」是父母的工作,誰知老師也要參一腳:「家長與老師合作很重要,真要排位的話 ,第一位的家長與第二位的老師,重要度其實相距甚遠呢!」話雖如此,如果小孩子的成長主要依賴為口奔馳的家長,那幼稚園老師不就只淪為以上提到的「玩伴」嗎?Agnes 搖搖頭:「許多人說『唔識教唔好生』,對我來說卻是『冇心教唔好生』。沒有人初為人父母便懂得教育下一代,我們都在學習。父母的教育要從心出發,我們只是配合的小硬件。」當老師們要為學生計劃課程,將外出參觀的風險一一列明並呈交校長,每一細節皆要清楚寫在計劃書上;父母又有何藉口將責任托付到幼稚老師身上?

老師眼中的專業

常被孩子們誤稱為「媽咪」的Agnes,面對這些「仔」,耐性已不及從前,更常會質疑自己 :「我沒有記性、有時會偏心某些學生;有了一定經驗,憑小朋友一個小舉動,我已能預知他的下一步,因而更易動怒。我常會為自己的不專業而沮喪。」曾定下目標,每天要跟班上三十位孩子各說最少五句說話的Agnes,至今從未成功。

幼稚園教師這工作沒有想像中容易,當初的一腔熱血並不足以令Agnes繼續自信地高舉她的專 業:「往後我需要好好進修。」進修?不是認為學校所學到的未能符合工作需要嗎?「要發掘更多的專長。小朋友喜歡有魅力、有自信的老師。」Agnes 再次擠出酒窩補充道。

a5.jpg
孩子有時會把 Agens 錯叫成媽媽,Agnes 也心甘樂意把他們當成自己的「仔」看待。

90後迷妹:「追星為何見不得光?」

舉起燈牌在機場迎接偶像、聲嘶力竭地向對方大喊我愛你,是瘋狂歌迷給世人的既定形象。作為第三者,你或曾替他們感到丟臉。但活在這世界的他們,追星卻是光明正大的事,毋須遮掩,更不用自卑。

 

撰文:Yukey|相片:部分由受訪者提供

追星的世界

本命、生放、忙內、飯圈¹⋯⋯ 沒有當過「迷妹」,或曾經認識「迷妹」的人,大概不會懂這幾組詞語的意思。「如果你的生活中明顯有一部分屬於偶像、隨時隨地都能透過各種事物聯想起他們、每天都會花時間關注他們的一舉一動,已經算是迷妹了吧?」90後女生Vanilla (化名)一邊整理偶像專輯的訂購單一邊說道。從中一開始追星,不經不覺在歌迷圈混了十多年,Vanilla 從本地商場走到國外,從本地明星追到韓國新生代組合,迷妹也在早年變成迷姐。「當你發現與你一同參與活動全都是妹妹,眼前的偶像不能再被你稱作Oppa (韓語中的哥哥),你總不能再以『妹』自居吧?」Vanilla 笑說。

ma1.jpg
Vanilla 會親手製作應援物品,以支持舞台上的偶像。

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

「迷妹」在大眾眼中,總是虛度光陰的一群:沒有目標、把寶貴的時間與金錢都花在偶像身上、每天只懂鬼吼鬼叫;Vanilla 卻把追星表現得理性:

「我只是按個人能力做自己喜歡的事,有何不可?」

像古玩愛好者會花時間搜羅世界各地的珍品;又如廚師願意花大筆金錢添置食材,追星聽起來其實與其他興趣沒兩樣。「我不覺得做了甚麼不見得光的事,也從不認為自己值得人羨慕。」Vanilla 最怕身邊年紀較小的「迷妹」對她心生羨慕︰「畢竟大家正在經歷的不一樣。像他們那樣的小時候,我也沒法說走就走,甚至出國追星啊!」

 

ma2.jpg
Vanilla喜歡的GOT7是韓國當紅男團。

以金錢跟假期換取追星帶來的快樂,Vanilla 表現得理所當然,但她亦坦言身邊有意無意的調侃會間中讓她感到不好意思︰「有一次公司有員工活動,同事急著問我是否出席,但因為喜歡的明星那幾天可能會有演出,所以我遲遲未能答覆。當時沒有和盤托出,同事其實也看出端倪,便笑問我是否要結婚而不想通知他們。」知道對方沒有惡意,Vanilla往後也不介意舊事重提,讓同事們開開玩笑。

ma3.jpg
Vanilla 會帶著偶像造型的玩偶出席活動,圖中的玩偶已到過日本及韓國等地。

明星與偶像的距離,沒有十萬八千里

旁人不明白「追星」的樂趣為何,看着幾個魅力非常的明星在台上載歌載舞,難道把他們幻想成自己男朋友就能有心靈上的快感與安慰?Vanilla停下了鍵盤輸入的動作,想了想︰「我跟明星之間是有距離的。我喜歡舞台上的他們,不會追求跟他們偶遇。只是看著他們為自己鍾愛的事而努力,會有種跟他們一起成長的感覺。」被問到偶像談戀愛會否為她帶來困擾,Vanilla 再次表現出理性︰「舞台上的他們要是專業的,私下的他們到底是怎樣我管不著。拿緋聞來說,有些歌迷聽到偶像的戀愛傳聞會崩潰,但我想說的是,難道他們有談戀愛會告訴你嗎?」Vanilla 強調,自己跟偶像是台上與台下的關係「只要他們沒有犯法,沒有影響自己的職業就沒問題。我是看台上的他們,那是他們的專業,而他們的專業就是娛樂大眾。如果他們做錯,譬如是醉酒駕駛,我不會為他們護航,不能否認他們的過失。因為他們確實影響了自己的工作跟前途、影響了人,確實違反了自己的專業操守。」

ma4.jpg
以時間及金錢換取快樂,在Vanilla眼中是正常不過的事。

為追星平反:「我是理性的。」

「迷妹日常」變成了理性的生活習慣,Vanilla 甚至把自己的追星興趣發展成副業,以平衡支出。約三年前,Vanilla 在一次偶然下,接下了第一單代購生意︰「那次我想要買一隻偶像玩偶,發現從韓國網站訂購再運到香港更划算,於是第一次嘗試代購。朋友們覺得我做得不錯,所以往後仍有找我幫忙,更陸續把我介紹給他們的朋友,算是這樣開始的吧。」聽說只要你專注於自己所喜愛的,整個宇宙都會為你開路。專注於興趣,竟也可藉此實現更多額外的快樂。Vanilla後來索性在 Instagram上申請一個代購帳戶,代購生意雖說不上興隆,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途徑讓她能更放心地繼續自己的興趣。

ma5.jpg
代購生意規模不大,尚能幫補Vanilla在追星上的部分支出。

順水推舟,她藉平台偶爾就追星「碎碎唸」,發表看法︰「大家對追星有負面看法,可能是聯想起『私生飯』²,或是一些沒有好好運用金錢的故事,其實心底裡會想為這個圈子平反一下,也希望有追蹤這帳戶的歌迷跟我一起學習和討論,成為一個讓偶像們放心甚至自豪的『飯』。」

ma6.jpg
填寫郵寄單是整個代購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事。

追星沒有想像中的高潮迭起,Vanilla把追星消化成理性又正面的興趣。透過追星,Vanilla 接觸到的人和事比一般人多:來自不同的地方的歌迷因為追星成為了朋友,相約一起出國參加演唱會;來自不同年齡層的人因代購生意建立關係,互相學習成為一個更好的人。​從十多歲走到快要三十歲,追星於Vanilla並不特別:「我知道追星是一剎那娛樂,整個過程可以很平淡。」

ma7.jpg
Vanilla已是快遞公司的常客。

1 本命︰同時喜愛的偶像中,最喜歡的一位
生放︰現場放送,Live直播
忙內︰成員中年紀最小的一位,韓文「막내」的諧音
飯圈︰歌迷圈,飯為英文 “Fan” 的諧音
2 私生飯︰喜歡剌探藝人私人生活的歌迷

純素 Crystal:「你有認真想過為何要吃肉嗎?」

素食者茹素的原因有許多,可以是健康需要;可以是宗教教條;可以是保護環境;也可以是單純為了保護動物⋯⋯ 但「素膠」一詞的出現,從此把肉食者與素食者的關係添上對立的一筆。眼看矛盾漸深,純素食者 Crystal 決定放棄洗腦式宣傳,從自己開始,提供一個讓兩邊反思的機會。

撰文:Yukey|相片:Yukey

我們約在油麻地一所素食餐廳見面。打開餐牌,每道菜都像肉又像花。福建炒飯、椒鹽鮮魷、魚生刺身拼盤…… 應有盡有,有的甚至被分類為「食肉獸之選」。Crystal 舉手示意侍應幫忙點餐:「請問焗葡國雞飯有芝士嗎?」侍應似乎早就料道客人的疑惑,緊接問題回應道:「沒有芝士,蛋跟奶都沒有。」「那就太好了。」Crystal 相當滿意。

從保護動物開始

對座的 Crystal 是一位純素食者,也稱為蔬食者,即以非肉類為主食,也盡可能排除食用或使用一切有關動物製品的素食者。簡單來說, Crystal 的飲食習慣中,並不包括任何肉食、海鮮、蛋、乳製品及蜂蜜等。「動物有痛感,我不想自己成為傷害牠們的其中一個。」她解釋道。

小時候雖對廚房裡的急凍冰鮮雞有莫名恐懼, Crystal 卻從沒深究當中因由,在2016年8月以前,她更是個無肉不歡的「食肉獸」。喜歡旅行的她嚐過世界各地的珍饈百味,各類肉食均曾在她的齒間與舌頭上短暫停留,經過食道進入她的胃部,而後離開整套消化系統。「嚐過的肉足夠有餘,我對肉食早就不留一點眷戀。」沒想到茹素比想像中容易,從 Crystal 決定改變生活習慣,為保護動物出一分力開始,不再有半滴肉汁落在她的飲食清單中。

當初因為想體驗更健康的生活,Crystal 從肉食者轉為素食者,短短一個月便進一步成為純素支持者。令她有如斯大改變的,原來只是一段由外國純素者製作的短片。片段讓 Crystal 從人體構造了解人類對肉食的需要,同時知悉圈養乳牛及雞隻的遭遇,令本來喜歡動物的她立時決定戒掉所有從動物而來的食品。被問到市售雞蛋沒有受精,母雞下蛋也是天然過程,嚴格來說對動物並無做成任何傷害,算是沒有遺背她想保護動物的原則,Crystal 補充:「現代的家禽養殖變成一門生意,飼養雞隻的目的也不如從前,利用動物以符合我的生活,這不是我想看到的。我們也不能完全排除受精雞蛋因意外被當成普通雞蛋出售的機會,我實在不願冒險。」

cr1.jpg
因為喜歡動物,Crystal 不願成為傷害牠們的一位。

推廣素食,欲速則不達

儘管素食主義在香港愈見普及,一些嚴格素食者仍常遭到旁人爭議甚至挑戰,社會上不少人把他們標籤為「素膠」¹就是一例。 Crystal 對他們的行為表示理解,但不支持:「素食朋友急於推廣素食主義,這點我是理解的。因為大家認為這生活方式對所有人都有好處,當然希望在最短時間內讓最多人知道。可惜欲速則不達,用極端手法或語氣推廣,反而帶來更大反效果。」Crystal 努力讓自己不至成為「素膠」,只因她明白最好的推廣是「做好自己」。

當然,有以上覺悟前,Crystal 也經歷不少失敗。最初願意從個人層面走入社會作推廣,最大原因是希望所愛的父母也能成為純素受惠者,但心急累事,家中的飯桌在早年曾是 Crystal 與父母的戰場:「基本上,每次提起有關話題,我跟爸爸都會不歡而散。」雙方關係變差後,父母對她所作的事更為反感及懷疑,Crystal 才發現事情發展與她所期待的背道而馳。明白其中的矛盾,Crystal 決定放下執著,堅持自己飲食習慣的同時,不再主動提起相關話題,換個方法「推廣」素食。雖然年半下來還未能感染父母至少成為素食者,確實令她對自己多少有點失望,但有進步總比停滯不前好:「媽媽有明顯改變,飯桌上的全肉菜式己漸漸變成多菜少肉,肉食更是白肉呢!」

cr2.jpg
Crystal 相信自己正努力的事都是正確的,對素食推廣充滿信心。

思考過後的決定,才值得尊重

讓別人就自己的決定負責,Crystal 在推廣素食的過程中,學習到順應自然的重要,現階段選擇只擔當提供反方意見的角色。「我只是擔心肉食朋友沒認真想過吃肉的原因,便貿然拒絕所有改變。對我來說,那只是他們想要逃避的藉口。因為怕脫離大隊、離開舒適區,所以逃避。」她表示,自成為純素者後,眼光廣闊了不少。除了不斷反省以判斷自己的行為對錯外,如何向肉食者推廣素食也是她會考慮的事情:「要說服別人,不斷強調你認為對的事並不足夠,也要了解對方的擔憂及需要。」

所謂了解肉食者需要,Crystal 所飼養的小貓 Shinny 可能就是她的實習對象。Shinny 跟主人一樣,都是素食者。旁人看來,想必會對 Crystal 有所質疑,貓是肉食性動物,怎能要牠們只吃蔬菜呢?「我有看過一些寵物醫學雜誌,知道小貓茹素對其身體或有影響,所以最初我有餵牠貓罐頭。」 Crystal 不鼓勵貓奴們輕易地讓寵物成為素貓,畢竟貓跟人類對食物的需求不一樣。她跟 Shinny 在過程中也是不斷作資料搜集,然後配合與調整。貓天性喜愛濃味的食物,Shinny 嚐過三文魚貓糧,腸胃卻未能適應,Crystal 後來才發現小貓對蔬菜更着迷,於是以素貓糧作為平衡點:「基於營養需要,我知道不能讓牠單以蔬菜為主食。素糧能推出市場,一定經過多重研究及考量。我想對牠來說,也會是好的。」對 Crystal 來說,一步一調整,思考過後所作的決定,才值得尊重。

cr3.jpg
Crystal 的小貓 Shinny 跟主人一樣茹素。

訴說着自己對茹素的看法,Crystal 的雙眼總是閃爍而堅定。沒有洗腦式宣傳,「做好自己」讓她跟素食圈子愈來愈緊密。透過工作,Crystal 接觸到愈來愈多跟她有相似想法的朋友,也令她更相信自己所做的都是正確。因為確信自己走在「對」的路上,Crystal 對推廣素食樂此不疲,表現樂觀:「肉食者與素食者,沒有誰比誰高尚。我尊重每個人的選擇,但不代表我會停止向你宣傳我所看到的好。」

cr4.jpg
工作讓 Crystal 接觸到不少志同道合的素食朋友。

cr5.jpg
自成為素食者後,Crystal 的旅行多了一重意義 — 認識素食、推廣素食。

得到別人認可以前,相信自己最為重要。

了解更多:
FB page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veganexpressionhk
YouTube:www.youtube.com/veganexpression

¹ 意指想法離地,把素食主義推向極端的茹素者

Cosplay女僕:「能在這世界成長,我是幸運的一群。」

「我是來自米菓星球的米菓,永遠十七歲,來地球後化身成人。」眼前這位長髮及腰的小妮子,笑聲既可愛又清爽,眼睛在稚氣的臉上特別精靈有神。今年20歲不夠的米菓,在女僕餐廳已工作三年。對她來說,能將客人帶進她那快樂的二次元世界,是成為女僕最大的得著。

撰文:Yukey|相片:Yukey、部分由受訪者提供

逃離壓力,投入二次元Cosplay世界

米菓由小學時期開始接觸動漫文化,說她在二次元世界長大實不為過。從大大小小的動漫展與戶外 Cosplay 拍攝,到走入女僕主題餐廳當女僕;從化身成《家庭教師》中的弗蘭,到成為受客人歡迎的米菓星人,原來已有6 、 7年光景。沒有因良久沉醉於同一興趣而逐漸生厭,米菓反而愈來愈享受她的工作。「我很期待上班,那是一個讓我忘掉壓力的地方。」米菓瞪一瞪她那雙圓滾滾的眼睛,點點頭肯定地說。

每位女僕都有個人設定,可以是可愛的,也可以是高傲的。永遠十七歲的米菓,則是淘氣貪玩,有著「小惡魔」性格的一位。總是充滿能量,間中會作弄主人的她,其實跟在現實世界接受訪問的她沒甚分別。與其說是角色扮演,「女僕米菓等於性格被放大的米菓」可能來得更貼切。

mi1.jpg
每位女僕都有個人設定,永遠十七歲的米菓,是淘氣貪玩,有著「小惡魔」性格的一位。

mi2.jpg
米菓亦非常熱衷於Cosplay文化,圖為她 Cosplay 《LoveLive!》中的東條希。

沒有刻意推廣動漫文化,也沒有偉大地要扭轉別人對女僕的誤解,米菓只是純粹地分享自己所喜歡的:「志同道合的人用不著我解釋,沒有心了解的人又沒有想要聽我的解釋,讓別人看到我享受不就好了?」老生常談也好,陳腔濫調也好:不自重,別人又如何能認為你值得尊重?米菓似乎比很多人早一步有這重要的覺悟。

在餐廳內,女僕會為主人調製特色飲品、預備晚餐,驟聽起來,女僕跟一般侍應沒甚分別,女僕餐廳頂多就是有一群穿女僕服裝的侍應為你服務的餐廳而已。但在米菓眼中,她如同主題樂園的公主,工作的地方其實是有別於現實的另一個世界。「每位客人來到咖啡廳,聽過家規,就代表他真的回『家』了。」在這個家,她就是為主人打點一切,讓主人放下煩惱的好幫手。跟主人聊天、玩 Board Game、為飲品施魔法⋯⋯ 女僕的職責只有一個 — 讓主人投入到這個只屬於他們的世界。

mi3.jpg
今年20歲不夠的米菓,在女僕餐廳已工作三年,至今依然熱愛她的工作。

同成長於魔法世界:主人 Vs. 朋友

一心為主人服務,女僕卻能跟主人一同成長。小時候的米菓雖比一般小朋友淘氣愛玩,但一直不太擅長發掘自己的不同。與朋友「唱K」,當初的米菓只會坐在一角志在參與;今天的她,卻可在眾主人面前載歌載舞。朋友看在眼內,也覺得這相識多年的同窗突然少女味倍增,擺脫了故有的「男仔頭」形象。看到自己的成長,米菓自豪而感歎:「我從沒想過,可變成這樣的一個自己。」

mi4.jpg
與主人一同成長,米菓感到自豪非常。

 

發現了個人的發展可能,米菓也因客人的進步而高興不已:「在這個充滿魔法的世界,沒有人是孤單的。我們是主人與女僕,也是朋友。」小妮子對隻身前往咖啡廳的客人特別照顧,會主動攀談,讓他們多分享自己的生活甚至心事。「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是半個不專業的社工,哈哈!」米菓一臉稚氣地說。由於客人的年齡、職業及故事層面廣泛,這位小女僕每次跟不同主人對話,都像探索到新星球般,滿載而歸。談談愛好與興趣、聊聊上班上學的大小事:「曾經遇過跟我相同年級的主人,我們還討論起功課呢!」對於客人能一臉笑容地離開咖啡廳,米菓有份莫名的滿足感。

一樣米養百樣人,小女僕在工作期間當然也有遇過動機不太良好的客人。面對這些個別例子,工作中的她必要時也須跳出主人與女僕這關係。米菓對此有十足的堅持:「保護自己固然重要,保護這裡的文化也重要。我未必能帶他們進入這世界,但至少不能讓文化變質。」知道自己的一套在此世界並不適用,這些「主人」一般都不會再出現。

mi5.jpg
米菓也熱愛Cosply。

享受當下,自覺是幸運的一群

一邊工作,一邊認識不同的人和事,增廣見聞,米菓對自己的工作相當滿意。一星期或有幾天朝七晚十一(全日上課,課後再前往咖啡廳工作),米菓依然樂此不疲:「工作三年,有些客人也跟我認識三年了,間中更會帶我最愛的薯片為我打氣。得到別人的認同之餘,又能跟有相同興趣的客人與同事相處,我已經是幸運的一群!」

明年就要參加公開考試,米菓或許要暫時放下自己所喜歡的,全心面對現實世界的挑戰:「我要強調,我只是暫時放下,不是放棄哦!」對於將來,米菓笑說:「還未迫在眉睫,就先不想了。趁尚未踏足社會,我想好好享受當下 🙂 」

mi6.jpg
明年就要參加公開考試,米菓或許要暫時放下女僕的工作,但她強調不會放棄自己的興趣。

活在當下,愛情讓人清醒。80後女生:「做人咁正經唔好玩!」

所謂正經,大概是規規矩矩、正正常常,按部就班,不離經叛道就好。「正經」,可以是父母對子女的期望,也可以是人到中年忽然覺悟。80後 Chimie 生活至今,卻從沒以上經歷,沒有父母陪伴的成長過程,她選擇以愛情填補自己所需,「正經」似乎離她愈來愈遠。人生走到3字頭,才頭一次敢放手一搏,放棄安定,跟在交友軟件上認識的男友出走:沒有計劃、沒有實際目標、沒有可見將來,她說做人可以不那麼「正經」。

 

撰文:Yukey|相片:Yukey、部分由受訪者提供

曼陀羅跟花朵佔據了左上臂超過三分二的空間,圖案簡單但重覆又重覆的排列令構圖變得複雜,就如主人 Chimie 般,歷經好幾個小風波,遇過幾個錯的人,才知道自己最想追求的其實只是隨遇而安。

chimie1.png
Chimie 左臂的紋身,圖案簡單但構圖複雜,就如主人至今的經歷。

「我?我咪一個喺香港生活咗31年,做同一個工種做足10年嘅女仔囉。」 如許多「正經」的女孩子一般,Chimie 也曾對人生充滿遐想。25歲結婚,27歲當媽媽,曾經是她的人生目標:「後尾發現做唔到,咪唯有算囉。」理想與現實總有點差距,Chimie 這才發現正經不是必然。

說來矛盾,成長以來一直努力擺脫成為一個「正經」的人,Chimie 卻不斷因為另一半走回「正經」的路上。大大小小的戀愛加起來,Chimie 的拍拖經驗大概有20次。以往的她,外型打扮總是型格前衛:「憤世吖嘛,嬲吖嘛,咪聽 Band 囉,一聽就聽 Metal。 」但當時的男友一句不喜歡,她就可以完全放棄喜愛的音樂與舞台,背心短褲也從此絕跡。「佢唔鍾意我咪唔做囉,唔想嗌交,唔想分手。」又試過找到一位跟自己一樣喜愛音樂、性格也相似的另一半,最後卻因為此人第一次踏足警署口供室,邊落淚邊吃下警署提供的飯盒。

chimie2.jpg
曾自以為可擺脫正經 ,誰知另一半輕易把 Chimie 拉回路上。

Chimie 坦言,過去的歲月,她都努力成為男朋友喜愛的一個人,不斷改變以符合男友眼中的「正經」,儘管那不是她所喜歡的自己。直至受傷,直至不離開不行,方才發現「正經」於自己並不適合。

朋友後來提議她用交友平台認識朋友,找找樂子,於是她遇到現任男友。「嗰日係除夕,我唔想一個人過,又唔想一大班人玩 Game 飲酒,咪碌吓部電話囉。」無心插柳柳成蔭,Chimie 那天遇上一個完全不按常理出章的人,讓她重新定義「不正經」。當晚他倆的對話頂多只有十句,她以為的兩人約會原來是好幾個人的小型聚會。首次見面最後以街頭音樂表演及睡眼惺忪的茶餐廳早餐結束,Chimie 笑言:「唔知做乜。」

chimie3.jpg
Chimie 跟男友的第一次約會,對話不足十句。

當時還談不上是朋友的他,其實是在香港旅居的瑞士人,只要電腦隨身,哪裡都是他的家。Chimie 起初對他只有滿滿好奇,沒半點想要發展的念頭。但對方一句「香港租房好貴」,他們就突然成為同屋主。「我租緊間村屋有多一間房,就用咗個好低嘅價錢畀佢租上租。」Chimie 解釋得坦然。之後就是順理成章的日久生情,漸漸發展成情侶。

從陌生人變朋友,再成為情侶的期間,Chimie 還是正經地上下班,正經地過自己一貫的生活;而對方,則一直用那種不太正經的模式與她相處。當時甚受工作壓力影響的 Chimie,回家後只能以哭喊表達不滿,一直只執著於自己是否出錯,男友卻看得淡然。「佢成日問我,既然係咁,不如我哋去旅行啦。但我唔肯,放唔低啲貓,又好唔想用佢錢,好似爭佢嘢咁。」

chimie4.jpg
愛情原來可讓人清醒,現任男友教曉 Chimie :自己開心最重要。

讓 Chimie 真正離開「正經」一路的契機,源於男友一次情緒小爆發。 「當時同前男友仲有啲糾纏不清,有段時間為咗好好解決之間嘅問題,會遲咗返屋企。正路咁諗以為佢信我就會明白,點知有一日佢send 咗個 message 畀我,話佢頂唔順,就突然執晒嘢搬走咗。」這才發現眼前擁有的都不是必然,Chimie 發瘋般聯絡上男友,衝忙決定要跟著男友離開香港。「我用咗兩日時間,搵人接收咗我啲貓、辭咗職、同婆婆交代,兩日之後就走咗。」一走就是半年,他們踏足過巴西、印尼、瑞士⋯⋯每次都是臨時決定,每次都是一個冒險。

 

chimie5.jpg
Chimie 享受至今每一次冒險。

chimie6.jpg
離開香港,方才發現世界很大,生活有許多可能。

那半年是 Chimie 第一次毫無計劃地過活。「男朋友話開心最重要,佢話我冇幽默感唔得。」拋開一直要自己規行矩步的枷鎖,Chimie 終於有空間及時間了解自己:「哦!原來有啲嘢可以唔係咁。原來可以唔正經,原來可以冇計劃,原來可以煮到埋嚟先食,原來可以開心。」

對於將來,現在的 Chimie 選擇放棄過份想像,她甚至認為身邊的男友要是找到自己的理想,跟她分開也沒甚問題。「做人咁正經唔好玩」掛在嘴邊,也許是提醒自己別再走上舊路。愛情原來可以讓人清醒。
活在當下,愛情讓人清醒。80後女生:「做人咁正經唔好玩!」

Chimie7.jpg
沒有計劃、沒有實際目標、沒有可見將來,她說做人可以不那麼 正經。

「我想搵個地方落地生根」50歲背包客 Rita:95個國家之後呢?

50多歲便能環遊世界到底是多少人的夢想?Rita 做得到,卻沒掛上一般人所想像的興奮。「我想搵個地方落地生根。」一頭短髮配上黝黑皮膚、兩邊臉頰滿佈著陽光印記,Rita 有種寶X力的味道。

1992年開始背包遊,Rita 的背包經驗至今已有二十多年。從香港人最愛的台灣,到只在卡通片中聽過的馬達加斯加,Rita 踏足過的國家高達95個。這數量對一般背包客來說是個讓人肅然起敬的目標,對她來說卻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數字。「去嘅地方比我多嘅人大有人在,我好少將呢啲數字掛喺嘴邊。當你用數量去同人比較旅行經驗,你會發現自己同人爭好遠。」Rita 笑說。這是一記當頭棒喝,從何時開始我們習慣用數字衡量一個人的成功,由薪水、經驗,到各種大大小小的數據⋯⋯甚至是旅行?

當你用數量去同人比較旅行經驗,你會發現自己同人爭好遠。

Rita 的第一次個人背包遊,發生在1992年9月,此前她已工作10年。「做咗咁耐嘢都冇停過,加上自己好想去一次南斯拉夫,所以就當送份禮物畀自己囉。」這大禮幾乎花光 Rita 前半生積蓄,但計劃趕不上變化,南斯拉夫沒去成,取而代之的是4個月的歐洲之旅。「嗰陣咁啱內戰又醞釀解體,好似蘇聯咁呢,加上冇門路申請簽證,所以去唔到。」Rita 解釋。這一次也成了 Rita 背包生涯一大遺憾,因為自那以後,南斯拉夫已成歷史名詞。4個月後回港,Rita 沒有回到本來的工作崗位。經歷3個月兼職後找到一份自己喜愛的工作,一做就是16年,她曾以為這就是她的一生。誰想到2009年 Rita 又有機會重回背包遊這條讓人又愛又恨的路,直到今天仍在途上?

314523_2533247979399_656704370_n
背包旅行的預算很少,交通費佔分最重。(credit to Rita Wong)

Rita 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但她坦言,經過長期外遊,已無法適應香港的生活節奏:「一直要諗下一步要去邊,有時都好攰;但要我返香港定居,我會仲攰。」縱然疲憊多次拉下這「無腳雀仔」,Rita 的腦海卻很少閃過要回到自己出生地重新扎根這念頭。除了因為跟家人「無緣」,更多是因為這地方從沒讓她找到歸屬感:「每日只係返工放工,冇乜個人時間,我覺得自己同呢個地方冇乜 connection 。」將近8年,Rita 只回過香港三次,每次逗留不超過一個月。「唔係要申請啲證件,我根本唔想留喺呢個地方。」Rita 苦笑道。然而「無腳雀仔」也會有想停下來的時候:「Home away from home,去到一個位,你會好想有個地方畀你落地生根。」

旅途上,Rita 遇過許多不同的人,聽過許多不同的故事。而她最羨慕的通常是一對對結伴而行,最後找到安身之地的人。「我成日會諗,點解人哋可以喺旅行中途搵到個願意一齊行,甚至一齊停低嘅人,我搵唔到?」言談間,不難發現這位把自己比作遊牧民族,形容自己居無定所的旅者,原來也頗需要情感上的支持。

rita1
Rita 享受一個人的旅行,但有時候也會想有位旅伴一同前進。(photo credit to Rita Wong)

2009年因某些原因無奈地放棄多年的工作,Rita 以北京的普通話課程為起點,開始了漫長的背包旅行。這期間,她曾在中國前往莫斯科的火車上當起臨時翻譯;在澳洲及埃及等地當過廉價黑工;在危地馬拉度過瑪雅曆法中的世界末日;在冰島某個接近火山的村莊與當地居民一同浸溫泉,最近更試過背著35公升背包途步完成40天的西班牙朝聖之路。別人聽到 Rita 的經歷都非常羨慕,她個人當然也享受,但其中卻有著我們未必懂的寂寞:「你知道身邊所有人都係過客,今日同你傾得好開心、好暢快,但聽日佢就會喺你個世界消失。100個人話要 keep contact,真係留低嘅可能得一個甚至更少。」當我們一直歌頌著旅行有助擴闊生活圈子,Rita 提醒我們凡事總有兩面。

身邊所有人都係過客,今日同你傾得好開心、好暢快,但聽日佢就會喺你個世界消失。

img_3066
半年打工,半年旅遊,是 Rita 這幾年的生活模式。(photo credit to Sue Chang)

旁人不願意相信夢寐以求的環遊世界有如此壞處,Rita 卻一直大唱反調,強調成為一隻「無腳雀仔」並非易事。「人係咁㗎。旅行好難不停玩,悠閒生活之後你會寧願搵份工,安安穩穩。一個人點可以日日 day dreaming,冇 output 呢?」現階段,Rita 可能少了點興奮,多了點迷惘。但讓她再選一次,Rita 還是會選背包客這條路:「係會寂寞㗎,但同時你會有好多靜思同反省嘅機會,可以認識同了解自己多啲。」她更建議朝背包客這路進發的人,首要考慮自己是否真的適合當一個旅者:「睇興趣之餘都一定要考慮經濟能力,交通方面你都係需要錢嘅。另外,性格都好重要,最起碼你了解自己,一個人生活都冇問題。」乍聽之下,你可能會覺得眼前的她不甚友善,處處打擊一腔熱血的人。但清心的人都知道,Rita 所說的都是事實、不無道理:「勉強自己去成為一個你覺得人哋會鍾意嘅人,何必呢?」

Home away from home,去到一個位,你會好想有個地方畀你落地生根。

這時候,該會有一群人探頭質疑 Rita 的背景:「佢本身一定好有錢!」、「唔使畀家用我都可以長期去旅行啦!」是的,Rita 每月會有大概四千元港幣的收入。話雖如此,你和我都知道這數量並不足以支持一場持續的旅行。要繼續旅程,就得出賣勞力。筆者跟 Rita 第一次見面,是在台灣一個極美麗的外島-蘭嶼,其時她在筆者下塌的民宿打工換宿。每天早上起來更換床鋪,然後到民宿老闆的餐廳幫忙,午市結束後便跟老闆娘上山採秋海棠,下山休息片刻再直接參與晚市營業,好不忙碌。「嗰陣瑟郎(民宿老闆)見到我都有啲愕然,畢竟島上面嘅小幫手(打工換宿的人)都好後生,佢驚我做唔嚟。」擔心還是要「頂硬上」,為存錢買機票到毛里裘斯,Rita 要在物價較低的地方生活,盡量將生活費減至最低,當時台灣是她的首選。半年打工、半年旅遊,是 Rita 這幾年的生活寫照。「而家嘅狀態似係見步行步。」Rita 語帶無奈地說。

IMG_3065
Rita 是島上年紀最大的「小幫手」。(photo credit to Sue Chang)

年紀漸長、對科技發展不甚敏感,是 Rita 遭遇瓶頸的重要因素之一:「旅行好好,如果我有能力將我嘅經歷記低,可能會更好。」當別人隨手把遊記及相片分享到社交網站,Rita 還在躊躇如何組織一篇可閱的文章:「我好想用中文同人分享我嘅經歷,但我有時連一個字嘅筆劃都唔記得,唔好講打字添啦。」當我們沒法把每一刻都保存,美麗的故事自然會消失,旅行最教人可惜的地方莫過於此。被問道目前有何打算,Rita 表示會先暫住朋友在北愛爾蘭的家,讓自己先好好休息才再出發。

16117277_10212476388613628_2033317192_n
因為不斷的質疑與迷惘, Rita 在一個人的旅途上似乎愈來愈了解自己。(photo credit to Rita Wong)

這位年過半百的旅者依然熱衷於旅行所遇到的各種人和事,但身體及心靈所能負荷的始終有限,「然後」終歸要談。生活在如斯壓抑的空間,想把旅遊視為終身職業或想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絕不為過,但把背包遊美化得過份或會為我們帶來更大迷惘。 希望 Rita 的故事能為各位提供一個不一樣的參考。

文:欲奇
圖:Sue Chang, Rita Wong

男生最想問卻不敢問的10個問題

筆者作為一位女生,也覺得女生是全世界最難捉摸的生物。口裡說不,心裡所想的可能完全相反。別人以為你不介意,原來你會把它牢牢記一輩子;那你是介意嗎?其實你從來沒把它放心上。要了解一個人很難,要了解一位你愛的女生更是難上加難。身邊的他跟你相處時,也許一直有無數問號。男生不解,但男生不說。


1. 先開玩笑的是她,為甚麼最後會生氣?
「反正都是情侶之間打打鬧鬧,剛開始大家都玩得笑嘻嘻的。但就那麼一下,她會突然怒看你,然後⋯⋯你就要預備道歉了。」
q1

2. 為甚麼要將自己跟明星(模特兒)比?
「人家當模特兒一定是因為有某些特別亮眼的地方,你拿自己跟人家最好的比,然後因為覺得自己比不上而不開心?」
q2

3. 為甚麼要用整整一個小時化妝?
「我了解化妝需要時間,但要用一個小時嗎?我畫完畫,再洗好畫具也不用一個小時啊!」
q3

4. 為甚麼要給我假資料?
「你不喜歡我,不想給我電話/ Line/ Facebook/ KaKao,你就不要給嘛。為甚麼要給我假資料?為甚麼要給我希望?」
q4

5. 為甚麼常說我不懂你?
「特別是那些關於解胸扣和月經的話題。我怎麼會不懂?幫你解胸扣的時候我也很興奮,知道你月經來我也會覺得討厭啊!我多了解那感覺!」
q5

6. 為甚麼每次談起性都覺得尷尬?
「是正常生理需要,男生女生跨性別等等都需要的啊!」
q6

7. 為甚麼常把事情複雜化?
「你只要說出來,我們就能把問題解決。為甚麼要猜?為甚麼要怕?為甚麼要先生氣?」
q7

8. 為甚麼只外出吃個飯也要化妝?
「化妝一小時,吃飯也是一小時而已。」
q8

9. 為甚麼一邊罵渣男,一邊說甚麼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?
「我是好人,所以我永遠只能當你的好朋友。」
q12

10. 為甚麼一聽到「胖」就火大?
「相對於瘦,你是胖嘛。胖本來只是個中性形容詞,人有分S/M/L碼啊!你是L碼又怎樣?」
q10

努力發問問題很值得欣賞!但男生們請記得不是所有問題都有答案。女生朋友也許能夠回答你部分問題,但未必是全部,因為我們也答不了自己。

為食?測過先知

成日都有女仔話自己為食,點知叫到一檯都係嘢之後只會係咁易食兩啖。食唔晒都唔緊要,你叫個其實都唔係咁鍾意食嘢嘅人幫你清嗰下無謂吖嘛!如果你根本分唔清「為食」同「鍾意過口癮」,建議你自己做一做呢個小測驗,如果你屬於為食嗰批⋯⋯嚟!握個手先!

每次有人冇問過你,就夾你啲嘢食:
eat1
「做咩呀你!」---3分
「好呀,拎去吖!」---2分
「我最鍾意同人分享。」---1分

倒數幾時有得食飯嘅頻密程度:
eat2
無時無刻---3分
一日三次,每次一個鐘---2分
唔使食飯---1分

今餐未食完已經諗定下餐食乜:
eat3
經常---3分
間中---2分
從不---1分

喺食方面嘅用錢百分比:
eat4
70-90%---3分
40-69%---2分
39%或以下---1分

對於「食埋先減」嘅睇法:
eat5
「有道理!唔食邊有力減?你都XX嘅!」---3分
「我知唔得,但我真係忍唔到⋯⋯T.T」---2分
「點可以咁㗎,唔可以縱自己㗎!」---1分

Facebook上有關飲食嘅Page,你一共Like咗:
eat6
15個或以上---3分
9-14個---2分
9個以下---1分

食嘢對你嚟講,有幾重要?
eat7
第一位---3分
如果唔食嘢唔會死,可有可無---2分
準備升仙,死都唔食---1分

心癮起,你會連貓狗罐頭都試:
eat8
「吞拿魚應該真心正!」---3分
「吓點試呀?飲杯水咪夠飽囉。」---2分
「我心如止水,食風就得。」---1分

對於「乜都可以擺入口」嘅睇法:
eat9
「係乜都可以擺入口,但我對食都有一定要求嘅」---3分
「乜都可以擺入口,乜都好食!」---2分
「可以唔食,我寧願唔食。」---1分

結果:
21-27分-------明嘅,你真係為食嗰批,有嘢食就開心晒,簡簡單單好易滿足。仲等咩呀?仲唔約人出去食個飯?冇腳呀?約我囉!
12-20分-------你其實唔算為食,不過有得食你會開心啲。同邊個食對你嚟講先係最重要。
11分或以下------對你嚟講,食嘢可能只為生理需要,但朋友叫到,食兩啖畀吓面要嘅。

沒有偉大夢想又如何?-專訪藝術工作者林珍真

以下是一位藝術工作者與其夢想的故事。

林珍真(Jennifer),80後,藝術工作者。三年前跟朋友組成業餘藝術團體:一舊飯團,以戲劇、音樂、廣播等方式推廣藝術。這期間,Jennifer 一邊工作,認識許多有趣的人和事;一邊發展個人興趣,好不快樂。但兩個月前,她辭職了。

和一般裸辭的人不同,Jennifer 原為品牌公關,她喜歡自己的工作,有穩定的收入、愉快的工作環境,更有空餘時間追隨自己的興趣。在旁人眼裡,那是最好不過的事。但 Jennifer 依然決定辭去工作,全身投入未知的生活形態。「你喜歡你的工作,可能是因為同事、工種,但未必是你人生想要完成的事;你喜歡你的工作,但你覺得人生不只於此。」為尋找自己的價值,Jennifer 沒想太多就離開了別人口中的舒適區,將興趣變成正職,投身藝術。

追夢之後

「其實說不上是正職,畢竟我還沒法以它賺錢啊!」Jennifer 笑說。裸辭很容易,承擔起裸辭的後果才是重要一環。當興趣變成事業,要考慮的事情就變多了。「為了生計,你可能要接觸一些你不喜歡的事情,我當然會怕興趣被沾污。」會擔心、會掙扎,但細想之下,她願意放手一搏。給自己半年至一年的時間,Jennifer 說這是個讓她豐富夢想的階段。

「香港社會很愛GENERAL所有事情,連夢想也不例外。」

豐富夢想,是追夢的下一步。朋友知道她辭去工作,都以為她要「尋夢」,Jennifer卻說自己已經不在追夢那一塊。對她來說,三年前跟朋友創立一舊飯團、踏出第一步,追夢這一環已告完成,下一步是「想」。想想該如何實踐夢想、想想如何提升夢想的層次、想想為甚麼要走、想想為甚麼要停,多用腦去「想」,人才會知道自己要的到底為何,才有動力繼續往前走。「香港社會很愛General所有事情(一般化,把其整合為類似的事),連夢想也不例外。你有夢想,就一定要做文青、開小店,過簡樸生活。我們不去想,夢想就變成由社會為你訂立。『30/40歲了,人生是否應該有其他可能性?』這個不應該由社會告訴你。」Jennifer 把這社會風氣形容為「膩」:「夢想在某程度上被消費,周遭都在推銷夢想,銀行、保險、明星們都跟你談夢想,令人忘了夢想真正的意思。沒夢想的人會被社會邊緣化,以致常質疑自己是否沒大志。也許你只是想家人開心健康,平平凡凡地生活,那有問題嗎?如果你深思過,覺得買名牌、過奢華生活就是快樂,那有問題嗎?這是你的選擇,旁人沒資格斷定對與錯。最重要是你有沒有『想』過。」

「飛不飛得起並不重要,重要是你在過程中有否了解過不去飛的原因。人生盡頭一刻,你可能會後悔自己沒想過。」Jennifer 如是說。可能是日常生活太沉悶,我們都偏向要過轟轟烈烈的人生,彷彿要熱血滿瀉地做夢、捨下一切,不問因由向前衝才算是活過。Jennifer 則認為,可能的方向有許多,未必要犧牲所有,才能成就所謂的夢想。「鼓勵別人飛是件很容易的事,你不需要負任何責任。他飛起來後將要遇到甚麼、跟家人缺裂或是生活潦倒,都跟你無關。所以我們應鼓勵他們去想,想想自己要這樣做的原因。只要自己衡量過,他的任何選擇都值得支持。」

「沒夢想的人會被社會邊緣化,以致常質疑自己是否沒大志。」

遺憾與孤獨

「想」這一步做到了,下一步呢?Jennifer 說學習享受孤獨、接納遺憾也是不可缺少的一課。實踐夢想的路上,我們是孤獨的,只能求別人的理解而不能硬要別人跟你站在同一位置。「期待有一幫人跟你一起追你的夢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就像你開車,無論車上有多少人,開車的人都只有你一位。」Jennifer 不斷學習與孤獨及遺憾並存,漸漸地,這竟也可成為其中莫名的安慰。也許是因為一個人要決心完成他/她的夢前,早就想過其中會遇到各樣「副產品」,一直走來,「副產品」果真出現,我們就知道自己走在對的路上。在 Jennifer 的創作生涯裡,她也常質疑自己:「錯過了跟家人、朋友相處的時間,對我來說已經是個遺憾。對別人來說,或許只是件微不足道的事,已足以讓我不斷自問:用得著這麼折磨自己嗎?但這陣子,我會安慰自己,有些事情只有你一人能做到,會感到孤獨很正常。」把孤獨和遺憾視作珍寶,瀟灑地讓它們變得有價值,可能就是我們在夢想路上將要面對的一塊巨石。

讓命運推動夢想

要孤獨地實現夢想,還要不斷地質疑自己才能找到自身存在價值,大概只有華麗的結局才能讓香港人覺得這一切值得。Jennifer 卻大唱反調,鼓勵大家享受過程,不急於得到最後答案:「有時候要適當地放手,讓命運把你推動。創作需要時間,尋找人生價值需要時間,夢想也需要時間發酵,不時停下來問問自己『為甚麼』,然後調整方向,我們才能找回自己的步調。」為追求即時結果,我們接受社會文化所塑造的夢想;我們為自己定下時間表,要在某個階段完成某件事,連步調快慢也交由社會決定,到底我們正在走誰人的路?

「就像你開車,無論車上有多少人,開車的人都只有你一位。」

因著社會的各種提醒,我們甚至以為夢想只可以是一種職業或一種生活態度。「只是剛巧我有戲劇能力,才以此出發,希望能幫助別人之餘同時令自己有所成長,Be a better me。」Jennifer 說。我們羨慕擁有夢想的人,而其實真正了解夢想的他們只把它視為工具,希望能找到自己的角色而已。

Be a better me

年青一輩常把 Be a better me 掛在嘴邊,但那個 better me 的標準,竟也是來自他人以至社會的評價。打破舊我,成為一個新人是 better me 的意思嗎?還是改正舊我,讓新我從這根基上萌芽,才配得上 better me 的定義?

沒有正職的支持,Jennifer 帶著未知繼續尋找自己的角色,走在 Be a better me 的路上。在命運的推動下,主題為「遺憾」的新劇目《11520》準備上演了。當初跟朋友組職一舊飯團,純粹是想用藝術推動上班族奪回自主權,好讓他們在忙碌的生活裡仍然能記起自己,誰會想到今天會有此劇目出現,讓觀眾用一個全新的方式想像人生的各種可能?劇場裡,演員、燈光、佈景、劇本等組成一次實實在在的課堂,訓練觀眾主動屬找精神食糧,要觀眾為自己負責任。Jennifer 認為藝術並不如想像中高深,只是我們不願主動想、主動拿來「吃」。「表演藝術能跟你互動,生命跟你即時分享。每一場感受都不一樣,儘管那可能是重演的劇目,但人會成長,角色演繹也會有異。我不再期待觀眾反應,有未知才令過程變得刺激,每次表演都會是一次冒險。放手讓命運推動,才能學習更多。」

這個故事,是 Jennifer 的夢想。

沒有想、沒有空間接納孤單與遺憾,你都可以有夢想。但那只是別人的夢,跟你的想無關。

《11520》簡介:
故事取材自三位女生的真實經歷:一個徘徊於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芭蕾舞者、一段煙花般的異地戀、一次從天堂掉進地獄的經歷,以形體、現場音樂及女生獨腳戲的形式將「遺憾」搬上舞台,透過赤裸裸的對話,讓觀眾自行發掘跟遺憾共處同一空間的最佳方法。
日期:10月14-16、21-23日

時間:晚上8時 (10月15及22日另設下午3時場次)
地點:同流黑盒劇場
票價:HK$180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riceballers
訂票方法:https://goo.gl/forms/EoIglVGlDrP1gRS63

對不起我真的不愛化妝⋯⋯

這世代,女生不化妝好像是很嚴重的罪行。就算是裸妝,也是要化!如果我們問:「為甚麼女生要化妝?」得到的答案不外乎是為了取悅自己、取悅身邊的人。那不化妝有原因嗎?你以為不化妝的她只是因為懶?那你就錯了!女生不化妝的原因有很多,以下只是其中10個▼

我想以真面目見你。

出生的時候,我的臉上沒有化妝品。


我想你習慣我的素顏。

萬一有天我卸妝的時候,你不認得我那怎麼辦?而且,物以罕為貴不是嗎?

我不懂化妝 -.-

真的沒藝術天分,你不能怪我啊!

我有多汗症。

我不想在你面前化身成為 Joker 小丑。


我太愛賴床。

化妝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完成,妝前保濕已經要花不少功夫,最後還有修容的部分⋯⋯我寧願多睡一會。

我的小動作太多。


撒撒嬌,揉揉眼,我就變熊貓了。


我不覺得化妝能改變甚麼。


美的人不化妝也很美,相反亦然。


我想質疑主流!

在是非不分的世代,多質疑才是王道。

我討厭卸妝。



化妝很麻煩,卸妝更麻煩,卸不乾淨還會長痘痘,乾脆不要做第一步好了。

我不化妝也很美。

I am who I am.


雖然沒有對不起你,但對不起嘛,我真的不愛化妝!

每個人身邊都總有隻小學雞

唔知幾時開始,小學雞唔再只係講開學冇幾耐嗰班小朋友,反而係一班接受過高等教育嘅大人(好多時仲大過你幾個圈添!)你身邊總有一兩位「小學雞」,又或者你就係嗰位小學雞。最鍾意圍威喂,喜怒哀樂寫晒喺塊面,仲非常小氣。呢頭同人嗌交嗌到紅都面晒,下一秒就同人攬頭攬頸 Friend 過打 Band。好鍾意人哋讚,係咁易拍吓手畀幾吓愛的鼓勵,佢就會飛上天唔識落返嚟。如果啲「小學雞」係你朋友都話可以包容吓,間中笑吓佢就算;如果係啲長輩、達官貴人甚至政治領導,你話點搞好?

欺善怕惡
一開始大大聲也文也武,畀啲「地位」高少少嘅人凶一凶就即刻收晒聲,專恰弱勢。
c1

狐假虎威
簡單啲嚟講即係鍾意邀功,侍住「後台勁」就亂嚟。有事第一個縮,冇事就會話自己成功爭取乜乜乜。

鍾意撩是鬥非
最叻試人底線,但次次都會過晒龍。引起眾怒就搵人幫手,要人幫佢執手尾。
c2

死唔認錯
死雞撐飯蓋直到世界盡頭,以為日日講月月講年年講件事就會由錯都變成啱。弔詭嘅係,佢哋真係會因為日日講月月講年年講令愈來愈多人信咗佢嗰套,最後連自己都感覺良好地覺得自己所有嘢都完美。然後?仲邊有然後?

易滿足
好似之前咁講,畀人讚吓佢就會好開心。冇好好檢討過究竟真係自己做得好,定只係有某部分人覺得佢做得好。
c3

好叻卸膊
「我一早知啦,我唔做之嘛」、「你咁叻,你做囉」等等係佢嘅口頭禪。

感情豐富
人嚟嘅,有喜怒哀樂好正常。但情緒泛濫就會好煩囉,尤其係一大班人一齊嗰陣會因為好小事爆喊!爆喊都唔緊要,以為喊,人哋就應該企佢嗰邊呢吓唔好吖嘛!
c4

小氣
佢整嬲人就得,人哋同佢玩吓就唔得。少少事都會發好大脾氣,但嬲完人又會驚有其他人嬲佢,所以最後會自己扮冇嘢,當冇事發生。

最鍾意圍威喂
認定你係朋友嗰刻佢就會成世都將幫親不幫理,第一時間企你嗰邊。朋友嘅朋友係朋友;朋友嘅敵人係敵人;敵人嘅朋友係敵人;敵人嘅敵人就係朋友,非常分明。
c5

輸打贏要
公就我贏,字就你輸!龍門任佢搬,但你唔准話佢錯,一話佢錯佢就嬲豬㗎喇!

以上都只係小學雞部分性格,但你應該都感覺得到小學雞到底有幾好乞人憎。咁點解你會肯同佢繼續做朋友呢?因為人以群分,物以類聚吖嘛,你可能都有唔少小學雞特質,咪相處得嚟囉。夾得到,你笑吓我,我串吓你,無傷大雅嘅。但萬一你接受唔到,唔該你出聲,唔該你表達出嚟。唔該你令佢知道有啲嘢要改變,大家先可以「和平理性非暴力」繼續喺同一個地方生活。

順帶一提,記得9月4日出嚟投票。
順帶二提,我已經忍咗手冇貼其他相,班小學雞自己對號入座係你哋自己嘅事。

Start a Blog at WordPress.com.

Up ↑